苏州物流 5A级公司---苏州南惠货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物流动态 » 物流行业资讯

中巴将签铁路合作备忘录 1.2万亿投资物流网络

  2012年签署《十年合作规划》时,中国曾表示,愿积极参与巴西国内电力、交通等大型项目建设,并与巴方密切配合,共同推动南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7月17日开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巴西进行国事访问。在习主席访问巴西期间,中巴将签署关于发展巴西铁路中枢的备忘录,这一合作被视为具有战略意义——巴西将获得升级基础设施和开发北部地区的机会,而中国则提高了大宗商品进口效率。
 
  巴西农牧业联合总会(CNA)顾问、前巴西驻中国大使胡格内(Clodoaldo Hugueney)在接受本报专访时透露,中国有意投资巴西开发铁路货运、漕运和港口,改变巴西农产品(9.30, -0.13, -1.38%)和矿产出口的物流运输。这些农产品包括大豆、棉花和玉米。预计完成之后,巴西大宗农产品出口路线将彻底改变,从南部的圣保罗港转移到北部港口。
 
  规划中的新路线经巴拿马运河、穿过南美大陆,横跨太平洋抵达中国、印度等亚洲粮食消费大国,货运距离至少节省1000公里,衔接大西洋(8.34, -0.11, -1.30%)和太平洋,组成横跨南美洲的物流网络。 这条线路包括200余个铁路、漕运和港口建设项目,联通巴西中部农业产区和北部港口,总造价1.2万亿美元。
 
  “的确,某种程度上中巴之间是买与卖的关系,但这不是全部,”胡格内说,中巴两国的利益共同点远远超过贸易,投资在两国的经济关系中变得更加重要。
 
  胡格内认为,这缘于中巴两国高层政治维度显著增加。他说,中巴升级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两国在金砖机制下和二十国集团内的合作就是例证。
 
  曾任美洲开发银行副行长的巴西教授奥塔维亚诺·卡努托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介绍,由于汽车产业的发展,巴西一度将发展的优先权给了公路,忽略了铁路和漕运。“中巴铁路合作备忘录的签署,意味着巴西国内对运输方式多样性达成共识,”卡努托说,从机构投资的角度来说,只有在条件成熟并且政治意愿强烈时,才能实现这样的合作。
 
  四大农业州MAPITOBA
 
  如果仔细看看巴西的地图,就会惊讶于这片富饶的土地有着和中国相差无几的国土面积,发达的水系和诸多港口。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巴西农业研究和发展机构EMPRABA开始了区域改造研究,使得农业系统更为适应新开发的产区,特别是草原地区。这一地区的地形、气候和土壤有利于大豆、玉米、棉花和甘蔗的种植,以及畜牧业养殖。
 
  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报告指出,大规模、技术密集型和机械化生产降低了成本,使巴西在短时间内扩大了农业产量。在过去30年,巴西农业产区逐渐由南向北、向东转移。
 
  巴西东北区域的四个州,马诺良州、皮奥伊州、托坎廷斯州和巴伊亚州,成为大豆、棉花和玉米最重要的产区。2014年巴西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大玉米出口国,这四个州也逐渐闻名于全球,来自四个州葡语名字前两个字母组合的MAPITOBA称谓流传开来。
 
  “原有的出口路线是从中南部向海岸呈放射性延伸,将老产区与南部港口相连。产区转移后,MAPITOBA的运力捉襟见肘,既没有专门用作粮食大宗商品出口的港口,也缺乏产区与港口间的通道,”胡格内说。
 
  “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因为不仅产地发生变化,出口市场也变了。本来欧洲是巴西的粮食出口市场,但现在主要出口市场是中国,”胡格内指出,亚洲对食品和矿产品的需求增长预期强烈,而欧洲和西方国家的增长并不显著,“因此连接巴西的中部和北部,充分利用巴拿马运河,减少巴西和其他南美国家与中国的运输成本,是一个从中巴长期合作出发的决定。”
 
  巴西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玉米出口国,但其农业增长的潜力与上万亿美元的大宗商品运输投资相称吗?
 
  来自南大河州基础设施建设部的陈佳元表示,巴西的农业生产范围从沿海逐渐扩大至内陆,产量增加毋庸置疑。不过作为来自南部省份的代表,陈佳元提出,南部的大宗商品运输更值得投资。
 
  “南部港口传统优势没有发生变化,南大河港是巴西第二大港。同时在南方共同市场协议下,乌拉圭的谷物全部通过南大河港出口,”言下之意,比起北部,南大河州的竞争优势使它与拉美各国经济中心联系更加紧密。
 
  巴西潜力植根农业
 
  “由于农产品需求刚性增长与水土资源约束不断加大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进口国外农产品、利用国外农业资源将不可避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属的城乡统筹发展研究中心在2012年《粮食决策参考》中指出。
 
  未来全球各国农产品频繁跨国贸易、各国民众食品结构多元化,更多选择进口食品是一大趋势。国际食物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樊胜根认为,具体到中国,未来二三十年,中国将从美国、巴西等国进口1亿吨的粮食。
 
  胡格内则认为,解决中国未来的食品安全问题,要从现在开始规划。作为巴西农牧业联合会顾问,他认为巴西的优势是在不侵占亚马逊[微博]雨林的前提下,仍有大量的土地待开发,可以将生产效率底下的牧场转换为耕地,另外巴西还有现代化的农业科技。
 
  农业贸易总额已占巴西国内生产总值的22.4%, 总出口额的37%, 提供了全国 1/3的就业岗位。代表农业企业利益的巴西农牧业联合会属于联邦级行业协会,参与政府的农业领域谈判,和国会共同就农牧业领域开展行动。
 
  “对于中国来说,巴西的潜力还有家庭农场,”胡格内认为,巴西家庭农业现代化进程将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巴西地理和数据学院(IBGE)的报告指出,巴西有520万个农场。其中面积小于10公顷的农场约占总数的一半。
 
  拉动中国投资是前大使胡格内离开北京后的新工作。他认为,投资巴西农业对于中国来说有着战略意义。
 
  中国资本也给予了积极的回应。
 
  2013年10月,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核准安徽丰原集团公司在巴西南马托格罗索州建设60万吨/年玉米加工淀粉糖项目,投资3.2亿美元。丰原集团专门从事生物化学产品生产,项目计划于2015年投产,其中60%将被送到中国市场,40%将供给巴西市场。
 
  南马托格罗索州州长安德烈·普切奈利在当年4月签署该协议时表示,上述项目成为中国公司在南马托格罗索州的最大项目,其产品运往欧洲的价格比从泰国加工运往欧洲要便宜20%。
 
  胡格内还透露,随习近平主席此次访问的中国商务团中,中粮集团派出了一个大型代表团。在商务团200多家企业中,既有工程基建、也有港口铁路建设公司,还有港口以及设备公司等等。